凡人修仙之仙界篇(凡人修仙傳仙界篇) 第七百一十二章 雙首狐刀-飛羽小說閱讀網

    時間飛快流逝,轉眼間過了半年時間。

    這一日深夜,樓船房間內,韓立從花枝空間中一晃而出。

    蟹道人本盤膝而坐,看到韓立出現,立刻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蟹道友,繼續守在這里,如果有人過來,就傳訊給我。”韓立對蟹道人說了一聲,然后兩手一掐訣。

    他身上幽光閃動,整個人瞬間化為一道模糊幽影,朝著外面飛去。

    房間內的禁制自動裂開一道縫隙,幽影從中飛射而出,來到外面。

    此刻外面一片漆黑,樓船外面的走道上鑲嵌的幾塊白色螢石,散發出的白光看起來很是微弱,根本照不亮周圍的黑暗。

    走道上沒有一個人影,只有船首那里站著那個灰衣男子,操控著樓船飛馳前進。

    在樓船周圍籠罩了一層黑色禁制,上面閃動著煙霧狀的黑光。

    韓立朝那灰衣男子望了一眼,很快收回視線,看向外面的黑色禁制,目光微閃后,立刻朝著外面飛射而去。

    他所化的幽影碰到黑色禁制的瞬間,猛地擴散開,化為一片若隱若現的幽暗霧氣,飛快從黑色禁制上穿梭而出,沒有造成任何異動。

    幽暗霧氣再次凝聚到一起,化為一道幽影,朝著下方迅疾飛射,很快便飛落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下方是一片遼闊草原,此處還在六月草原中,地面微微有些波浪般的起伏。

    韓立翻手取出那張地圖,同時神識立刻全力散發開,很快面色一喜,朝著一個方向飛遁而去。

    小半個時辰后,前方赫然出現一片沼澤地帶,到處都是冒著水泡的黑色淤泥,陣陣寒冰的潮風不時從地下冒出,在沼澤上空涌動。

    空氣中彌漫著陣陣灰白色的霧氣,散發出一股硫磺般的刺鼻氣味。

    “黑色淤泥,灰白霧氣,加上這氣味,果然沒錯……”韓立喃喃自語了一句,身形沒有絲毫停頓,朝著沼澤深處飛去。

    此處沼澤正是六月草原中的無盡沼澤,苦珞花的生存之地。

    從幽禾城前往黑齒城的路上,恰好從無盡沼澤附近經過,正好過來采摘一些苦珞花。

    一旦開始煉制肅煞丹,沒有兩三年無法完成,所以韓立先前一直沒有開始動手煉丹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氣,再次將將遁速提升了幾分,很快飛入了無盡沼澤深處。

    此處煞氣異常濃郁,空氣中更散發出一股極度寒冰的氣息。

    韓立慢慢將神識擴散開來,探查著周圍的環境,很快眼睛一亮,朝著一個方向飛去,幾個呼吸后再一處小土堆前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土堆附近赫然生長了三株尺許高的半透明植物,葉片通透纖薄猶如冰晶,內里脈絡清晰分布,散發出瑩瑩光芒,正是苦珞花。

    韓立嘴角一揚,揮手發出一股青光,籠罩住三株苦珞花,正要連根挖起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驟然從旁邊飛射而出,迅疾無比的朝著韓立左腳咬去,速度快的驚人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聲悶響,韓立腳上浮現出一股青光,一閃化為一面青色光盾,擋住了黑影,并且將其彈射而回。

    隨即“嗖”的一聲銳嘯,一道青色劍光從韓立手中飛射而出,將黑影斬成兩截。

    此物卻是一條烏黑小蛇,頭上長著一個三角狀的黑色肉瘤,口中更長滿倒刺般的牙齒,看起來很是兇狠,被斬成兩截也沒有立刻死去,兀自在地上掙扎扭曲。

    韓立沒有理會黑蛇,揮手將三株苦珞花連根拔起,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收好三株苦珞花,他沒有在此停留,繼續朝著前面飛去。

    往前飛了半刻鐘左右,他眼睛一亮,再次偏移了方向,很快在一片洼地內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洼地之中,赫然也生長了兩株苦珞花。

    他立刻動手,將這兩株苦珞花挖出,收了起來,然后繼續向前尋找。

    轉眼間,大半日的時間過去,天色開始放明。

    韓立從沼澤深處一個數百丈大小的巨大深坑中飛出,面上微露疲倦之色,但更多的卻是興奮。

    找了大半夜,他足足收集到了近百株的苦珞花,收獲可謂極大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苦珞花,以后不僅煉丹再也不愁,帶回真仙界,這些苦珞花就是一大筆財富。

    雖然這沼澤中的苦珞花還有很多,不過他已經耽擱了大半夜,不能繼續尋找下去了。

    韓立長長呼吸了一下,面上倦色稍斂,閉目感應樓船位置所在,然后身形朝著那里電射而去。

    他還沒有飛出多遠,韓立腦海中忽的“轟”的一聲,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。

    一股惡心欲吐的感覺從全身五臟六腑中泛起,直沖腦海,全身氣血更是瞬間倒流,直貫心臟而去。

    他面色一變,急忙運功鎮壓,同時正要探查周圍環境,但那股惡心之感卻突然盡數消失,氣血運行也恢復了正常。

    剛剛經歷的一切,好像都是幻覺一般。

    韓立面上一怔,身上青光一閃,飛遁的身形停了下來,神識朝著周圍探查而去,但卻沒有發現什么異樣。

    他面露沉吟之色,目光微一閃動,轉身朝著來時的方向慢慢飛去。

    往回飛了一段距離,那股惡心欲吐之感再次出現。

    韓立眉頭一皺,強行忍耐住,目光和神識都朝著眼前地下探查而去,視線很快落在一處水潭上。

    那股讓他氣血逆流,五臟扭曲的力量正是從這水潭里傳出來的。

    韓立在水潭四周飛了一圈,面露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從水潭中散發出的詭異力量只籠罩了周圍方圓二三十丈的范圍,超出這個范圍,那股惡心之感便會消失。

    他看著古井無波的水潭,面露遲疑,隨即還是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,飛入水潭中,朝著下面潛去。

    水潭并不深,他很快便到了底部,潭底是一片還算平整的地面,地上擺放了一堆亂石。

    這些石頭大小不一,形態也各異,只是盡數呈現出烏黑之色,上面還有一些冰裂般的花紋,看起來似乎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韓立看著黑色石堆,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此刻到了潭底,那股惡心之感更加強烈,而且正是從黑色石堆中傳出的。

    他忽的抬腳一揮,一股彎月般的青光從腳上飛射而出,掃中黑色石碓,頓時將石碓推開,露出下方的情況。

    韓立目光微微一凝,只見石碓下方的地上,赫然斜插的一柄黑色長刀。

    此刀通體烏黑,看起來很像燒黑的木頭一般,看不出是什么材料,長刀刀鍔上盤踞著一個猙獰雙首狐貍浮雕,看起來很是兇惡。

    刀刃古樸寬大,略微有些彎曲,一道暗紅色的紋路從刀柄一直蔓延而出,順著刀身一直向下,看起來是一直連到刀尖。

    一股龐大的讓人惡心欲嘔的詭異氣息從黑色古刀上散發而出,比之前覆蓋著黑石時,足足強了數倍。

    韓立面色也猛地一白,往后退了一步,隨即口中低喝一聲,綻放出耀眼的金光,團團護住全身,面色這才恢復了正常。

    他看著黑色古刀,眉頭忽的微微一皺。

    自從來到灰界,這里的一切都是黑白灰等單調的顏色,任何東西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這柄古刀上的紅紋,是他首次在灰界看到的另類顏色。

    他看著黑色古刀,心念一動,將一股神識之力散發出去,碰觸了一下黑色古刀。

    就在神識碰到刀身的瞬間,還沒有滲透進去,就被一股陰冷的力量吞噬掉。

    韓立面色猛地一白,腦海之中一陣劇烈刺痛,似乎被人從身上生生咬掉了一塊肉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刀身黑光猛地一亮,黑光中浮現出一張張扭曲的人臉,發出瘋狂的吼叫之聲。

    一股極度邪惡的力量從刀身中透出,順著那縷神識,侵入到了韓立的腦海中。

    他腦海原本精純的神識陡然變得灰暗,并且劇烈而無序的翻滾,腦海中神魂散發出的光芒猛地黯淡了一下,周圍隱隱浮現一縷縷黑光,朝著神魂侵入而去。

    一股極度惡心欲嘔之感從他心中泛起,五臟六腑似乎都反轉了過來,五感六識也盡數變得混亂。

    “嘔……”韓立干嘔了一聲,隨即面色大變之下,急忙往后退去,同時體表金光狂閃,時間法則之力噴涌而出,擋在身前。

    時間法則之力威能強大,頓時擋住了這股邪惡之力的侵襲,他腦海中的神識之力和神魂很快都恢復了正常。

    韓立大口喘息,連連后退到水潭底部最遠處,這才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那股邪惡之力隱隱發出一聲不甘的咆哮,這才慢慢退回了黑色古刀中。

    “這黑刀什么恐怖的東西?不僅能吞噬神識,還能攻擊神魂……”韓立心有余悸的看著黑色古刀,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以他今時今日的實力,剛剛險些抵擋不住那股邪惡之力。

    “咦,時間法則之力!灰界之中竟然有人能領悟此法則……”就在此刻,黑色古刀忽的嗡嗡一響,一點白光從刀身上的雙首狐浮雕上亮起,瞬間蔓延到了整個刀身。

    刀身散發出的黑光不甘的掙扎了幾下,但終歸還是被白光壓下,盡數沒入了刀身中,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雙首狐浮雕上白影一閃,一個模糊白色人影浮現而出,看起來是個中年男子,正有些好奇的打量著韓立。

    此人一身白袍,雙眉濃密,看起來有些披頭散發,顯得頗為邋遢,但卻仍可從其發隙間看出其英俊的臉龐。

推薦閱讀:劍道獨尊 求魔 校花的貼身高手 圣王 醫道官途 修真老師生活錄 將夜 全職高手 唐磚 最終進化 異界男科圣手 正牌亡靈法師 名門蜜戀:總裁領證吧 寒石青墓 侯門衣香 吾非良人 天弄姻緣:老婆在上 禁愛彌漫 重生99次:影帝強寵小明星 無恥宗主系統 祖傳手藝 重生空間:慕少,寵上天! 大反派無限系統 綜神話之董永之女 某偽玄幻的修仙傳 前夫拜拜,總裁別撩我 荒野求生之絕殺 凡塵戰仙 上古奇聞 至尊神醫在花都
渭南人才网